精华都市小說 快穿女配她又摳又剛 線上看-696仙俠虐文女主不約21讀書


快穿女配她又摳又剛
小說推薦快穿女配她又摳又剛快穿女配她又抠又刚
清河仙君:“……”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收这么个东西当徒弟?
隋云初和其他峰主:“……”太贱了!清河竟然想挖这丫头的灵根,也不知眼睛有多瞎!
灵溪:“……”这翻转,真是让人措手不及啊,小师妹也太厉害了吧!
七师姐:“……”小师妹的性子怎么这么恶劣?关键是她还这么厉害,怎么办?她等下会不会再找自己麻烦?
其他弟子:“……”好贱,幸好他们平时没惹到这位小师妹!
顾辛音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的,她留下一句:“掌门师伯,请您定好师父给弟子道歉的时间后,让人到弟子洞中告知一声。”就准备走人。
路过七师姐的时候,顾辛音又停住,她一把抓住七师姐,转头对掌门道:“七师姐之前说的话委实让弟子难受,弟子要为自己讨回个公道,掌门没意见吧。”
錦繡滿園 小說
隋云初被这丫头整怕了,警惕道:“你别乱来啊,她就是嘴上说的不中听,又没有做什么。”
这话顾辛音不爱听,不过她不想再浪费口水了,敷衍道:“放心吧掌门,我这么善良,是不会杀人的,只会让她发挥所长。”
隋云初闻言,心累地摆摆手:“走吧走吧。”
七师姐没想到只三言两语就定了她的下场,哭着朝清河仙君和曜月求救:“不要,师父,师妹,你们救救我啊,我是为了你们才这样的,你们不能见死不……”
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因为她被顾辛音施了禁言咒。
“你没见师父和师妹自身都难保了吗?省省力气吧,等下我让你说个够!”
七师姐发不出声来,只能一边摇头一边流泪,同时还双手合十做着求饶的动作。
可惜,顾辛音就不是心软的人,说了让她说个够就让她说个够。
顾辛音做了啥?
懸案組 獨孤求剩
顾辛音给七师姐支了个小桌,小桌上放着一块醒木,嗯,很像是茶楼里说书的。
七师姐全程就在一旁看着顾辛音捣鼓这一切,想死的心都有了。
罗青九也太能侮辱人了!!
她不就是说了几句不平话吗?
对方怎么能让她说书呢?
唯我一疯 小说
关键是她还反抗不了。
木有错,顾辛音把清河仙君和曜月那点破事编成了段子,让七师姐站在洞府门口说。
当七师姐拿到顾辛音写好的段子后,甚至想如果她能当即晕过去就好了。
無敵從天賦加點開始
段子内容是:传说有个门派,华清峰上有对师徒,一男一女,男的爱上了女弟子,女弟子也恋上了师父,两人死憋着不说,等女弟子失踪了,师尊变/态地找了个替身做弟子,后来女弟子回来了,断了修炼灵根,不要脸的师尊就挖替身的灵根给女弟子,女弟子嘴上说我不要我不要,实际口不对心,死命的怂恿师尊,这两个人臭不要脸,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替身小弟子是个小机灵,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最后还在英明神武的掌门面前揭开了他们的真面具,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两个不要脸的干的猪狗不如的事!
门派上下皆大欢喜!
七师姐:“……”欢喜个屁的欢喜!
瞧瞧这都叫什么词?变/态,臭不要脸,狼狈为奸,一丘之貉,还有猪狗不如!
如果她敢这么说,等师尊受罚归来,她肯定会被逐出师门的。
“小师妹,你这……这不是为难人吗?我真这么说了,还让我怎么面对师父啊?”
顾辛音把手捏得咔咔响:“你不敢面对师父,是吧,很好,那就面对我的巴掌吧,等我打消气了再说!”
七师姐想到之前的那几巴掌,又想到师父都被对方揍得起不了身,当下就哆嗦了起来,“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七师姐拿着写着段子的纸走到洞口,声音很小的开始说。
顾辛音走过去,就甩过去一巴掌,“声音这么小,刚才在松鹤堂不是很大声吗?是不是没吃饱,还是嫌我打的不够用力?”
七师姐的头被打偏,眼泪就掉了下来,见对方又扬起了手,忙擦掉泪道:“别,别打,我大声,我大声就是!”
之后,七师姐就开始了她的说书生活,一连三天,她都在顾辛音门口重复说这个段子,起初还有人过来听,但一直重复,没啥新意,也就没人听了。
第一天曜月悄悄来了一趟,趁着顾辛音没在洞门口,她还低声和七师姐争执了一番,但被从洞中传来的咳嗽声给吓跑了。
七师姐失望极了,她也不想在这里说这些,被众人当猴看的滋味儿是真不好受,但罗青九就是个油盐不进的,她不管找什么理由,对方二话不说就甩来一巴掌,她还想如果曜月闹起来,能不能免去说书这事。
没想到曜月竟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只听到对方的一声咳嗽就吓跑了。
隋云初还遣人来问了问情况,顾辛音理所当然表示,她不打人不骂人,没规定门派里不能说书吧!
听到回复的隋云初:“……”但这丢人啊!你这还不如痛痛快快打人一顿呢?
日后即便是清河回来了,怎么服众?华清峰以后别想自成一峰了!
隋云初脑壳疼!猛然,他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当下就把除了华清峰之外的峰主都召集了过来商量事情,具体商量了啥,只有掌门和峰主们知道。
商量好事后,隋云初这边也定下了清河当着门派众弟子给顾辛音道歉的日子。
正好是七师姐停下说书的第二天,她嗓子因为连续三天不停地说书,疼得厉害,没想到第二天就要面对师父给罗青九道歉这一幕。
清河仙君这几天被封了修为禁足在清辉室,掌门亲自吩咐的人把手,就连曜月都不能进去见人。
曜月今日可算能见到师尊了,却是师尊要给那小丫头道歉的日子!
曜月心里升起绝望,早知道她就不千方百计逃回来了,回来也没办法修补灵根!
魔尊那个人虽然霸道,但对她是真的好,起码魔尊在魔族是最强的,除了魔尊本人,没有人敢给她气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