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五行自然道 愛下-第288章 兼而有之讀書


五行自然道
小說推薦五行自然道五行自然道
楚卫城较为肯定:如果,燕轻尘真想报复的话,那么,以他如此之能量,——与徐远达的这种关系,毫无疑问,仅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除此之外,楚卫城还心有所悟:要么,燕轻尘此人心怀宽广、豁达大度。要么,他根本就不屑为之,——与自己这种势利眼、小人物,同一般见识吧!要么,则是两者兼而有之。
楚卫城于这一刻,他心中暗自庆幸:如果,自己于今天之际,并未参与此次庆典活动,那么,燕轻尘的这一情况,以及,他更多的信息,自己就不会发现、察觉。恐怕……
楚卫城颇有些后怕!因为,他还是比较的确定:自己于以后之际,在面对燕轻尘之时,还会自觉得身具优势,并且,依然会和以前一样,自认为身份高出一筹。
楚卫城暗暗自遣!他念及于此处时,心中则再增苦涩之味!与此同时,更为自己得势利、无明之举,深深地感到羞耻。
燕轻尘并未上台发言。本来,福伯与一众乡亲们,颇想让他说上几句。可是,燕轻尘都未作考虑,直接就予以婉拒了。
真心而言,燕轻尘依本心来讲,他为堡子出的这点力,根本就不算个啥事儿!
毕竟,若与燕家的众先祖们,他们所做得辉煌、可歌之事迹相比,自己出资修路的这一事,就好比是一朵苔花,——百花园里的一朵苔花,而且,还是最微小的那一朵,根本就微不足道!当然,更没啥可夸耀之处。
另外,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燕轻尘源自真心而觉,此举完全没有必要!
全金屬彈殼 小說
燕轻尘综上之因,他由衷地认为:福伯代表着枫林堡,上台发表几句感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其实,燕轻尘于此时刻,他亲来庆典现场之中,与乡亲们同襄此盛,感受着大家的欢乐气氛,这只是其一。
另外的一个原因则是:徐远达亲自前来剪彩,那么,他出于私谊,总得要接待、表示一下。
约一个小时之后,这场热闹、欢乐的庆典活动,就在欢声雷动中结束。
之后,徐远达则带头而行,同时,县、镇的一众领导跟随其后,从而,集体走进了枫林堡,然后,进行此次的庆典午宴。
燕家大院盛宴以待。事实上,负责此次午宴的厨师,是燕轻尘借调而来,——他从杨家私坊菜馆中,即将开业的静溪分店里,向杨卓颖借调而来。
燕轻尘于前天之时,他向杨卓颖提出此想时,杨卓颖丝毫未作犹豫,而是,极为痛快的就答应了。随后,她就调派了三名厨师,过来筹备这次午宴。
此次庆典的午宴中,蔬菜是就地取材,——选用枫林堡的蔬菜。
勿庸讳言,县、镇的一干领导们,以及,邻村的几位书记、村长,他们对于杨家私坊菜,自然是闻名已久。然而,真正能一饱口福之人,却并没有几个。
今日午间,他们于意外之中,幸遇了此机会,从而,品尝到正宗的私坊菜肴。
于是,这一众的领导们,个个皆颇为得惊喜。与此同时,他们对于燕轻尘,——这个恬淡的年轻人,则再次地刮目相看!
毕竟,杨家私坊菜馆的师傅,若能聘其临时掌勺,从而,做一顿私人宴席,那么,像这样的资格,可不是谁都能具有!
此次庆典的午宴之酒,则是燕轻尘调制而成。
ten count
燕轻尘于昨天之际,他只身外出购物,——将几种普通的市面之酒,买回来了几箱。
然后,燕轻尘妙手天成,他利用一晚上的时间,配以家中的两种药酒,裁云剪水般调制而成。
之后,燕轻尘又在此酒中,加入了三滴叶露,——七霞仙草的叶面上,紫色叶面中的凝露。
燕轻尘略感满意!之后,他则将这些调好的酒 ,分装于几个酒坛内。
说句实在话,午宴初入席之际,县、镇的这一干领导们,他们对于席上的这坛酒,——一副土不拉叽、粗瓮瓦罐盛装的酒,并没有多么得在意。
然而,当他们打开坛盖,用一柄竹制的酒勺,将此酒舀进碗中时,各自才忽然发觉,他们有些浅陋、想当然了!
因为,每个人入目之中,这半碗透明色的酒浆,略显现浓稠之状,并且,近乎于莹汁之趋势。
与此同时,一抹舒神、空灵的原始酒香,水佩风裳般娉婷而来,从而,拂过你的感官、身心,令人有如沐自然之韵,并且,更使人于神悠之中,仿佛,融身于一幅山水画中,——一幅天然、绝美的山水画中。
继之,又会令得人们的思维、意绪,仅于须臾之间,就联翩到对古代文人、骚客得无限遐想中。同时,还能让人诗情涌动、豪兴勃发,忍不住想痛饮一碗,从而,以扬胸中之快哉之风。
徐远达经多见广,可是,他面对这碗“玉醴”之时,心中还是暗暗地吃惊。因为,像这样的一种酒,他还从未曾见过!
徐远达念头倏闪:看来,这个真心相交的兄弟,的确是不同凡响啊!即使,他仅于这等平常之处,亦能化腐朽为神奇!并且,其所展现于外的能力,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徐远达伸臂端碗,他浅酌了一口,然后,略作细品之意。
徐远达涤心而感:这一刻,一缕清新、醉骨之韵味,仅于一瞬之间,就自他的舌尖之处,触电般地传达给大脑。然后,又以细波簟纹之姿,蔓延至全身各处,并且,更浸透于骨髓、灵魂深处。
季卓柒 小说
此外,徐远达还油然而感:一股绵柔、悠韵的酒味,更以丝丝缕缕之势,萦绕于心,并且,经久不减,大有让人沾唇即迷、心醉神驰之象。
徐远达倍觉意动!因为,像这样的一种感觉,他还从未有过!
徐远达对于这碗酒,他的感受尚且如此,那么,其余的一干人等,则是更加得不堪!
勿庸置疑,此次庆典之午宴,菜是佳肴,酒则更是绝酿!
于是,大家在倍觉惊喜,并且,更于赞不绝口之中,人人争相下著,吃得不亦乐乎。
尽管,县、镇的一干领导们,在面对着如此之绝酿,每个人的意愿之中,都恨不得抱起酒坛,一醉方休。
可是,这些相关的县、镇领导们,他们在徐副县长的面前,却没人敢于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