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第267章 舊事重提


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
小說推薦大秦:開局向祖龍索要太子位大秦:开局向祖龙索要太子位
“太子殿下~!请~!”
拉木兰说着将命那几个抬酒来的女子,从那巨大的四方形的酒槽中,为在场的众人都斟满酒。
赢子歌看了眼面前剧毒的地龙酒,这酒,他听十七娘已经说了,就是毒酒而已,那来的什么美酒可言。
面前拉木兰,嘴角露着微笑,那恭敬的样子,好像是若是赢子歌喝下去,就是他最高兴的事一样。
“请~!”
赢子歌将酒杯举起,身后的典韦和酉姜,看着他将酒喝下,而面前的拉木兰,看着他将酒喝下,面容微微一凝,随之阴沉下来道:“太子殿下,这酒如何?”
“绵软悠长,入口甘甜,这酒不错,可是你这飞龙洞的当地佳酿吗?”赢子歌笑着将酒杯放下。
“哈哈哈……”
拉木兰大笑着点头道:“没错,这酒乃是我飞龙洞的一道名酒,它叫地龙酒,可以这么说,千金难寻,不过,这酒之所以这么珍贵,其实,竟然是另有原因的。”
“是和原因?”赢子歌明知故问。
“此酒喝下后,没五十杯酒,便会有一人被毒死!”拉木兰说着看了眼赢子歌,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位太子殿下却面容不改,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太子殿下,你不怕?”拉木兰问。
蘭 斯 洛 特 組 隊
“怕?何怕之有呢?”赢子歌看了眼面前酒杯,随即让那抬酒的美女道:“再为本太子倒满。”
那美女上前,恭恭敬敬地将赢子歌的酒杯倒满,只是看赢子歌的脸色却有些奇怪,好像是看到怪物一般。
赢子歌将酒举起道:“好事成双,这么好的酒,怎么只能喝一杯呢。”
他说着一饮而尽,这下拉木兰真的懵了,他吃惊地看着赢子歌。
这酒他再清楚不过,那可是剧毒啊!
“倒酒~!”赢子歌命美女再倒酒。
这一回,这个美女也哆嗦着,她拿盛酒的勺子,都已经是拿不稳。
“废物!”拉木兰见状,气的骂了句这美女,他直接上前,一把将勺子抢了过去。
拉木兰自己拿起勺子,给赢子歌盛酒,只是他看赢子歌的目光,也是不像刚刚的那么不屑,而是多了一份的谨慎小心。
“好酒~!”赢子歌直接一口喝下,然后将空杯放下后,催促道:“快快,再给本殿下倒满!”
“这!”拉木兰真的受不了了,他看着面前的赢子歌,苦笑着道:“殿下,这酒,你喝着真的没事?”
“何事之有?”赢子歌笑了笑,道:“怎么,你这飞龙洞主是不是心疼酒了啊,小气啊!”
别说小气的拉木兰,脸上是苦笑连连,可他的心里,却已经是慌得一批。
三杯酒?
别说三杯,就是一口,这地龙酒都能取了任何人的性命,可眼前的赢子歌却根本分毫未损。
“倒酒啊,拉木兰洞主,你是不是真的吝啬你这地龙酒啊?”赢子歌这么一问,这呆在一旁的拉木兰,忙陪着笑。
“是是,怎么会,我这给太子殿下倒酒~!”
拉木兰是一杯杯倒满,赢子歌就一杯杯地喝下去,足足是三十六杯后。
赢子歌将手一挥道:“饱了饱了,这酒我喝好了。”
此刻,拉木兰在内的,一干的飞龙洞的人员,都看傻了,一个个地盯着面前的赢子歌。
这还是人吗?
他们似乎都忘了这么做的目的,是要毒死赢子歌,而是惊叹赢子歌的酒量,还要他百毒不侵的能耐。
只有神人才会如此。
三十几杯的地龙酒,竟然没事,这就是城主,不不,就是南疆王都做不到。
这地龙酒大小也是南疆的十大毒物啊,可在赢子歌的面前,压根就没事,这些人都直勾勾地看着赢子歌。
“好了,不喝了。”
赢子歌将衣袖一挥,随之目光却一冷,看向拉木兰道:“飞龙洞主,我们来说说我们的事吧。”
我们的事?
拉木兰也是被他这一句话,说的一愣,他笑着道:“太子殿下,不知我们之间有什么事呢?”
赢子歌却冷笑一声道:“怎么,这酒都喝了,你现在却说我们没事,拉木兰啊,你难道忘了这地龙酒的来处吗?”
“啊!~你这!?”
拉木兰做贼心虚啊,他听到赢子歌这么说,吓得瞪大了眼睛,看着赢子歌道:“我不知道太子殿下这是何意呢?”
“装糊涂?”赢子歌见他这么问,淡淡道:“好吧,我就跟你说一说。”
只见他将目光扫过了面前众人道:“这飞龙洞,原来的主人,不是这个拉木兰吧?”
众人被赢子歌这么问,一个个吓得纷纷避开了他的目光,毕竟,在场的一个个,哪一个不是帮了拉木兰,夺了十七娘父亲洞主之位的帮凶。
“哈哈哈……怎么,大家是不是真的忘了,十七娘这个名字啊?”
这十七娘三个字一出口,只听到面前的众人,纷纷地惊呼出声来,一个个更加是不知所措起来。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拉木兰都不称呼赢子歌是什么太子,而是目光冷厉,凶光暴露地看着他。
“哈哈哈……拉木兰,怎么,你也怕了吗?十七娘这个名字,让你也这么害怕,是吗?看来你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太多,对吧?”赢子歌这么一问,只见拉木兰冷笑一声。
“哈哈,我欠她什么?”
啪~!
赢子歌却在此时,将桌子上的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指着拉木兰道:“大胆,你杀了十七娘的全家,这笔账,难道你不该害怕,不该觉得心中有亏欠吗?”
“这~!”拉木兰被问的一愣,他随之目光一冷道:“赢子歌,你是太子殿下不假,可这件事是我南疆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去蜀山,那就请速速离开就是。”
“我身为大秦的太子,这普天下皆是我大秦的土地,也都是我大秦的子民,这事我当然管的!”
赢子歌说着目光一冷,道:“说,把你放下的罪行,说给大家听听吧。”
“哼~!”
拉木兰冷哼一声,随之将腰刀缓缓抽出,道:“今日,我用我刀来讲给你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