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漢道天下 起點-第737章 以理服人展示


漢道天下
小說推薦漢道天下汉道天下
刘协与唐夫人商量,在书坊里准备了一个院子,供许靖、来敏、孟光三人居住、工作。院子与排版室相通,他们写好的稿子可以第一时间进行排版、试印,尽可能减少中间流程。
唐夫人有些担心。
他们写好的文章不经过朝廷审核,就这样直接发出去?
刘协说道,眼下论讲还没有开始, 只是试运行,走通流程。他们刚开始接受任务,心里难免会有担心。哪怕朝廷的审核很公正,他们也会觉得拘束太大,不如不管,由他们放手去写。
等论讲开始,朝廷会派人进行审核, 但也只是审核他们有没有歪曲原意, 颠倒黑白,不会对对错做出判断。
这个判断由更多的读者去做。
这次大费周章的举行论讲,不是为了由朝廷出面统一思想。石渠阁会议和白虎观会议上朝廷做出定论,的确取到了一定的效果,但弊端更大。
尤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儒学在神秘化、谶纬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属 正义大角牛
这一次论讲,他要将儒学拉回起点,重新讨论王道,讨论仁政,讨论民本,是儒学内部的净化和升华,更依赖于儒生们的自我觉醒,不能由朝廷来做决断,否则就失去了意义。
况且就算由朝廷来判断,最后还不是那些老臣狐假虎威,借着朝廷的名义说了算?
与其如此,不如退一步, 所有人都以个人的身份发言, 争个痛快。
唐夫人虽然有疑虑,可是见刘协说得笃定,便没有再说什么。
两天后,唐夫人就做好了安排,许靖三人正式入职。
刘协带着杨彪、周忠等重臣赶来太学,伏完、孔融等太学祭酒也尽数出席。在席上,刘协当众表示,朝廷不会干涉三人的观点,只要他们的文章没有歪曲事实,朝廷就不会禁止。
朝廷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会写文章进行反驳。
最后的是非对错,对读者判断,由事实判断。
刘协最后说了一句:你们写的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会接受历史的评价。你们可以犯错,但不能昧着良心,否则等待你们的是什么, 你们应该想象得到。
许靖三人躬身致意,表示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
孔融在一旁听了,有些遗憾。早知道朝廷是这个态度, 当初何必拒绝呢。直到得知自己虽然不担行主笔,却还是有机会发表文章,心里才平衡些。
随后,刘协提出了第一个议题:度田。
现在天下对度田的态度不一,不出意外的话,论讲也会围绕着度田展开,你们不妨就这个议题进行一番阐述,为论讲预热。
许靖三人欣然从命。
次日一早,第一份面向普通人发行的邸报就面世了,除了发刊词,还有三篇文章,分别由许靖、来敏和孟光三人执笔撰写。
除了主题内容都与度田有关之外,三人的观点几乎一开始就火花四溅。
许靖认为,度田只是手段,王道才是目的,脱离王道讨论度田没有意外。所以,讨论度田是否当行之前,先应该讨论王道如何实行,除了度田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可行的办法,择优而从。
来敏则明确反对度田。
谷墲
花魁VTuber由宇雾 学校不教的性教育
他认为,度田与抢劫无异,本质上就是利用朝廷手中的权力,直接剥夺百姓的财产,是不正义的手段。用度田来实现王道,是希望用不正当的手段来实现正义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错了,也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结果。
孟光是唯一支持度田的人,但他的理由比较奇怪。
他认为,王道的根本是尊卑有序、贵贱有别。占有土地多少,应该按照身份而定,由朝廷授予。超出的部分就是僭越,应该予以剥夺,重新分配。
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 小说
因此,度田不够,应该恢复古制,将所有的土地都收为公有,再由朝廷进行分配。如果任由百姓私自买卖,必然造成强者凌弱、富者凌贫的局面。
强者无礼,富者不仁,这都是天下大乱的根源,应该予以根除,否则王道无从谈起。
邸报一出,立刻在太学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孟光的观点。
朝廷度田还只是要夺去超出规定的部分。你倒好,直接将所有的土地收归公有?
你这和王莽有什么区别?
meeko的竹林组小短篇
邸报是当天上午出的,孟光的门中午就被堵了,一群人要冲进去,与孟光理论。
好在书坊外有虎贲守护,否则孟光能不能吃上午饭真不好说。
宋果早就预料到这个情况。他亲自负责书坊的安全,并对前来理论的说,天子有诏,你们有不同意见,可以与孟光理论,也可以写文章辩驳,但不得与孟光发生肢体冲突。
否则虎贲郎就算不动刀,拳脚也不是吃素的。
孟光等人负责文的,我们负责武的。我们的责任就是要让你们双方能够公平的对话。
有几个脾气火爆的书生不听劝,想冲进去,然后被虎贲的铁拳教训了一顿,意识到宋果不是说着玩的,这才老实了。
有虎贲保护,本来有些慌的孟光心中大定,从容地出现在门口,与人展开论战。
来敏说得没错,孟光不仅学问好,辩才更好,滔滔不绝,声音还大。
最初冲上来的几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辩得哑口无言。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平息。
随着邸报的发行,风波迅速由太学扩散到整个长安城,更多的人看到邸报上的文章后,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加入了讨论,而且激烈程度不一。
不是每个人身边都有虎贲维持秩序,一言不合动了手的不在少数。
就连宫里都受到了影响,有几个郎官因为意见不一,先是唇枪舌剑,用口水互喷,后来说得火大,动了拳脚。再到后来,有人动了兵器。
等光禄勋邓泉收到消息,赶到现场时,已经见了血。
邓泉很生气,将闹事的郎官大骂一通,罚俸关禁闭之后,又找到刘协,强烈要求刘协颁诏,禁止在宫中传播邸报,也不准讨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刘协接受了邓泉一半意见,禁止在宫里争斗,只能以理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