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長生-第三百一十五章 忠人之事熱推


長生
小說推薦長生长生
即便是涉入正题,长生也没有直接说出小六子的来历,而是出言问道,“敢问道友,刚才我们自门外看到那孩童兜了不少细软出门,这是怎么一回事?”
太平道人忠厚坦荡,并未藏掖,“回道友问,那孩子姓郝名金宝,乃峨山人氏,天生六指,打小儿喜欢无私馈赠,慷慨助人,咱们道家讲究天道承负,贫道修炼多年却始终难窥大道,自认为德行无有亏缺,问题想必出自得失之上。实不相瞒,贫道有些异能,金银财宝唾手可得,但只得不舍,与天道不合。”
“故此道友便有心借他之手平和气数,齐全天道?”长生笑问。
“然,”太平道人点头,“贫道懒于思,惰于行,不喜离乡远走,亦不愿入世太深,故此便想收他为徒,分散钱财,积德行善。”
“道友所说的异能是指什么?”长生问道。
听得长生发问,太平道人面露难色,与此同时摆手说道,“惭愧,惭愧,不值一提。”
“道友但说无妨,实不相瞒,贫道曾得友人馈赠,家私万万,富埒陶白,”长生说到此处手指屋外正在与小六子说话的大头,“单是我这友人骑乘的汗血宝马,就价值五十万两。”
炫耀的确流于肤浅,但有些时候炫耀也是实力的展示,听长生这般说,太平道人顾虑尽去,“道友误会了,贫道不愿提及只是自惭形秽,而非敝帚自珍,既然道友问起,那我便说了吧,贫道在淬炼内丹的同时生出了鳖宝一枚,有鳖宝在身,可透视土石,窥珍见宝,所有无主财宝,皆可取之。”
“原来真有此物。”长生缓缓点头,鳖宝这东西他曾在龙虎山的典籍中看到过,此物并不是鳖类的内丹,而是鳖类在淬炼内丹时偶然出现的伴生之物,只能得于无心,不可求于刻意。
“让道友见笑了,”太平道人多有紧张,“道友富可敌国,自然不会觊觎加害,但世上多有心术不正之人,若是……”
长生知道太平道人要说什么,不等其说完便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友推心置腹,如实相告,事关道友安危,此事贫道绝不会与外人提及。”
太平道人闻言如释重负,连声道谢。
长生随即说道,“道友如此坦诚,贫道也就实话实说了,这六指孩童不是我道门中人,道友万不可收他为弟子。”
太平道人不明所以,疑惑抬头。
大唐扫把星 迪巴拉爵士
长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转而意简言赅的将六子的来历说与太平道人知道,他之所以敢与太平道人说真话,除了太平道人坦率真诚,值得信任,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太平道人极为富有,俗话说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一个不为生计发愁的人,通常不会干出卑鄙无耻的事情。
当然了,所谓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也并不是说富人都是好人,穷人都是坏人,哪怕是同一个人,穷困潦倒时和丰衣足食时,行事的风格也是完全不同的。
听完长生的讲说,太平道人哭的心都有了,它是个异类,最为看重的就是自己的修行和造化,本想收个可以帮助自己平衡气数,齐全承负的徒弟,谁曾想却找了个和尚。
与人类的道人不同,异类能够拜入道门本就感恩戴德,诚惶诚恐,而今自己却要收个转世的高僧当徒弟,若是祖师有灵,知晓此事,怕是会怀疑其道心不诚,立场不专。
世上压根儿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长生并不知道太平道人吓的要死,只当他在哭笑不得,便笑着看他,没有急于说话。
“天地明鉴,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孩子是罗汉转世,”太平道人神色紧张,“我一心向道,绝无左右逢源,兼顾兼得之心,我马上送他下山,将其还给父母。”
见太平道人这般说,长生这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便随口说道,“道友言重了,我们与佛门虽然教义迥异,却也没有必要搞的泾渭分明,势如水火。我有两个要好的朋友也是佛门弟子,各行其道,求同存异也就是了。”
“不妥,不妥,我还是将其送走较为妥当。”太平道人连连摇头。
“道友这么做就有些矫枉过正了,”长生摆了摆手,“不管是道门还是佛门,都没有那么狭隘,既然你将其带回了太平观,就是缘分左右,气数使然,依我看你就将其继续留在道观,只是不要将其收为弟子。”
太平道人面露愁容,皱眉不语。
见对方犹豫迟疑,长生又道,“正所谓与人为善便是与己为善,如果道友执意将其送走,此子日后若是发生了意外,道友便是逆天行事,罪莫大焉。”
“可是贫道乃道门弟子,理应尊师重道,专心守一。”太平道人叹气摇头。
长生说道,“道友此言差矣,此人转世之前曾经留下书信,将后事拜托于我,他是僧人,我是道人,若是按你的说法,他也是心生二志。”
太平道人低头不语。
长生此时对太平道人已经多有了解,异类终究是异类,所思所想与人还是有区别的,沉吟过后再度说道,“道友,受人之托理应忠人之事,但我眼下身居朝堂,无法将这孩子带在身边,你就算帮我一个忙,妥善照顾这个孩子,他日道友渡劫,我会赶来庇护帮忙。”
太平道人虽然没说话,但明显能看出来他有些心动,好人不表示无欲无求,谁都有自己看重的东西,这个老王八也不例外。
长生没有苦劝请求,而是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将逆鳞取出,示于太平道长并冲其说明了逆鳞的来历,以此证明自己乃天命之人,有能力在其渡劫时为其提供庇护。二是画出幻符一道,加盖法印之后贴于茶杯,将茶杯变成了一只山雀,授箓品阶不同,作法的威力也不相同,太平道人师从上清,自然知道这一点,能够通过符咒将死物变成活物,且栩栩如生,说明长生授箓品阶很高。
长生也没有故作谦虚,直言自己已得授一品上清箓,其目的还是向太平道人证明自己有能力帮助他。
真人是不屑弄虚作假的,也不在乎别人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谦虚而不喜欢自己,直接展示实力,简单明了,率性从容。
甜蜜取向
在长生展示了实力并做出了承诺之后,太平道人终于同意妥善照顾小六子,直至其恢复前世记忆。
得到了太平道人的同意,长生冲大头招了招手,命其将小六子带过来。
待小六子进门,长生解开包袱,取出一串佛珠递了过去。
见到佛珠,小六子立刻伸手接过,打量片刻随手挂到了脖子上。
“你怎么戴上了,快还给我。”长生笑道。
“不给。”小六子随口说道,眼见桌上放着一盘点心,便伸手去抓。
长生随即又掏出一串念珠,“这个你喜不喜欢?”
小六子正在吃点心,见到念珠一把抓过,右手抓着点心往嘴里送,左手娴熟的捻动那串念珠。
见此情形,三人面面相觑,长生和太平道人是道门中人,而大头则是俗人,对于这种佛门独有的带有部分记忆的转世皆感好奇。
“这个你要不要?”大头摘下那串血灵珠递了过去。
“不要。”小六子转身想走。
见此情形,长生又自包袱里取出了那两个钵盂,见到钵盂,小六子又伸手来抓。
“这是什么?”长生笑问。
“这个是装水的,这个是要饭的。”小六子如数家珍。
“哈哈。”大头忍不住笑出声来。
长生冲大头抬了抬手,转而打开包袱,冲小六子说道,“这里面还有没有你的东西?”
“这个也是我的。”小六子一把将木鱼抓了过去,木鱼的木槌是横插在木鱼里的,小六子拔出木槌敲击木鱼,但年代久远,木槌已经酥化了,一敲,断了。
确定小六子是见性转世无疑,长生彻底放下心来,此前几世见性都是在悟得罗汉果位之后才恢复记忆的,此番有了这些前世之物,再加上藏在木鱼里的舍利子,小六子应该很快就能彻底恢复前世记忆,而其越早恢复前世记忆,这一世的造化就会越高,因为只要恢复了前世记忆,就可以在前世记忆的基础上对佛法进行更深的研习和更高的参悟。
将小六子托付给了太平道人,长生和大头便起身告辞,太平道人起身相送,小六子正在捣鼓断掉的木槌儿,没有理会他们。
出得山门,长生又冲太平道人交代了几句,随后又定下了再来的日期,这才与大头步行下山。
大头虽然相信长生的判断,却还是有些顾虑,“大人,它靠得住吗?”
“靠得住,”长生随口说道,“他虽然是个异类,却已经拜入了上清,而且平日里与世无争,又不少银钱花销,这个孩子跟着他再安全不过了。”
“那就好,终于了了一件心事。”大头长喘了一口粗气。
“不能白拿人家的秘笈,”长生说道,“那两本秘籍我大致看过了,威力巨大,玄妙非常,尤其是那部正眼法藏,若得大成,可破开虚空,往来传送。”
“啥意思?”大头不解。
“我也不是很清楚,想必是可以自由来去,瞬息千里。”长生说道。
“瞬息千里?!”大头多有垂涎,“我能练吗?”
“不能,修炼正眼法藏需要受具足戒,你肯出家当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