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在地府攀了個高親 蘇龍貓-第108章 難言之隱看書


我在地府攀了個高親
小說推薦我在地府攀了個高親我在地府攀了个高亲
韩霄感应到一股气息,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整理了一下头发,阿箩侧身看了看韩霄。
“阿箩,你…你先去找月生师兄。”
“哦。”
韩霄从阿箩手里的彼岸花里抽出来了一株彼岸花,放在身后。
韩霄走了过去,石头上却一个人都什么都没有,韩霄有些失落,可明明那股气息在这附近,韩霄往湖边走了去,看到了夏晚,还有南十九和顾水寒,少宁正在拽干掉的树枝,可是怎么都拽不下来。
“菜菜。”夏晚抬头看到了韩霄,然后赶紧起身跑了过来,她是打算过来牵韩霄的,因为湖水把石头淹了,而且韩霄还怕水,夏晚伸出手来,然后韩霄扶了一下手,就到了大树下。
“菜菜!”韩霄跺跺脚。
韩霄背手说道:“本来还担心你在这里无聊,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我多虑了。”
夏晚走过来,挽着韩霄的胳膊,韩霄将彼岸花递给她,夏晚接过去看了看,又看了看顾水寒和南十九的神情。
“菜菜,你送我花干嘛啊?!”
“你不是喜欢吗?!”
“对!我喜欢花。”
韩霄扶了一下袖子坐下来,南十九将茶杯放在韩霄面前,南十九侧身看了看少宁说道:“快去把火点着。”
“鱼呢?!”夏晚突然来了一句。
“对啊!鱼呢?!”南十九赶紧问道。
顾水寒起身来,然后捏捏韩霄肩膀,又揉了揉说道:“殿下,要不你来,一条就够吃了。”
“我不吃!”
“菜菜。”夏晚撒娇的声音响起了。
夏晚赶紧走了过来,顾水寒赶紧退在一侧,夏晚伸出手挽着韩霄的胳膊,硬生生将她拉了起来,直接往湖边走去。
夏晚回头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菜菜,我们回去吧!”
“不看帅哥了啊!”
“不看了。”
“阿青呢?!”
“不管他了,他愿意留下来就留下来,我们走我们的。”
“真的?!”韩霄盯着夏晚。
夏晚突然抬头看了看韩霄,然后指了指韩霄,韩霄点点头,夏晚靠在韩霄的胳膊上,轻声说道:“我不能害了你啊!”
韩霄整理了一下头发,一本正经的说道:“三日后倒是有一次机会可以离开!”
“真的啊!”
“可是我不能走,就算回去了,舅舅也会想办法把我带回来的,这一次是你,下一次可能就是小叔,或者下次就是我爸我妈。”
“这什么舅舅啊!这么坑!”
夏晚压低声音说道:“这么说方颜舒是你舅舅的人。”
“有可能吧!”
韩霄坐在草坪上,夏晚也坐了下来。
“你在书院学的怎么样啊?!”
“就…就那样吧!”
“殿…殿下…”顾水寒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菜菜,先抓鱼,然后边吃边聊嘛。”夏晚推了推韩霄的胳膊,然后凑在韩霄耳边说了一句话,惹着韩霄笑了起来。
韩霄凑近看了看湖水,伸出手放下去,然后抬手就是两条鱼,夏晚赶紧拍拍手,伸出手将鱼接了过去,顾水寒扬了一下头,少宁赶紧过来帮忙,夏晚将韩霄的手拿过去在衣服上擦了擦。
“你明日还要穿它去书院的。”
“应该有换的吧!”
“没有!”
“这什么破书院,太抠门了吧!”
韩霄背靠着树,夏晚正在往火堆里添柴,顾水寒翻了翻鱼,南十九坐在韩霄身边,少宁端来了茶杯。
“十九,你怎么还没有下山啊?!”
“乐游山不是有喜事吗?!正巧碰上了,自然要喝了喜酒才下山去。”
夏晚往韩霄身边靠了靠,然后靠在韩霄的肩膀上。
“殿下!”阿箩的声音响起了。
夏晚抬头看了看,阿箩站在湖边,身后是月生和青舒,还有**。
“这么多人啊!这鱼不够吃啊!”
韩霄伸出手推了一下夏晚的胳膊,果然吃货的眼里只有吃的。
“殿下,上仙和战神来了!”
“小舅舅来乐游戏山了。”韩霄起身来又坐了下来,夏晚看了看韩霄,韩霄整理了一下袖子说道:“我是偷偷来的,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会回去告诉舅舅的。”
“可知道他们来做什么?!”
月生摇摇头。
“月生师兄没有去大殿前伺候吗?!”
月生扶手说道:“师伯让我留在苍梧殿,大师姐和听雨师兄留在大殿前。”
“哦。”
韩霄伸出手扶着额头,然后在脑海里快速的思考着问题,常惜来乐游戏山做什么,而且还带着离殇。
“难道离殇是来送礼的。”韩霄又说了一句,“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雪球跑了过来,然后直接跳入韩霄怀里,韩霄伸出手摸了摸雪球的脑袋,雪球舔了舔韩霄的手。
“主人,我听到了,战神是来提亲的!”
“提…提亲!”
众人目瞪口呆。
“给谁提亲啊!”
“难道是小舅舅喜欢…师叔?!”
青舒看了看月生,然后月生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就好像他知道的多一些。
一时兴起和朋友接吻结果太兴奋了变成了要开始贴贴的氛围的故事
“不知道!”月生摇摇头说道。
“雪球,你听清楚没有啊!”韩霄将雪球手里的果子拿掉,雪球咽了下口水,然后继续说道:“是向掌门提亲的!”
“给谁啊!”
“给主人啊!”
“噗噗…”阿青刚喝了一口茶,然后全喷了。
“我…我…”韩霄有点结巴起来了,没想到搞了半天居然是给自己提亲的。
“不可能吧!”
“就是啊!师父他…他…他…”
“不行!我得亲自去看看。”韩霄将雪球递给夏晚,然后起身扶了一下衣服就飞走了。
阿箩赶紧飞身就跟了上去。
“月生师兄,我们也去看看吧!”
“哎!哎!”夏晚伸出手来,月生带着青舒已经飞走了。
夏晚侧身看了看顾水寒和南十九,然后扬了一下头,顾水寒坐下来,将火架上面的鱼翻了翻,南十九又拿过茶壶倒了茶水出来。
“阿青,我们去看看!”
夏晚走过去将阿青拽走了,伸出手将裙子提了起来,然后阿青蹲下身将她背了起来,直接踩水走了过去。
南十九调侃的说道:“看来挺热闹的嘛。”
韩霄刚到大殿前,然后就被方颜舒拦下来了,听雨赶紧来到方颜舒身边说了一句话,可是方颜舒才不管那些。
“不管是谁,没有命令不得进入议事大殿!”
听雨眼看着也不好多说,然后就退在一侧慢慢的进入大殿。
方颜舒抱着双手说道:“你来做什么?!”
“与你无关!”
“师父他不过是利用你厉劫罢了,还真以为他喜欢你啊!”
阿箩赶了上来,韩霄侧身看了看阿箩,轻声问道:“她什么来头啊!”
“北海的公主。”
韩霄内心响起了一个声音,“原来是公主啊!难怪不把我放在眼里。”
“韩霄,你不要再来乐游山了,师父他不想见你!”
“凭什么?!”
“凭我手中的剑!”
方颜舒拔出手中的剑,韩霄伸出手将阿箩推开,方颜舒手中的剑刺了过去,韩霄抬起手抓住剑,韩霄认得这把剑,这是东长的剑。
“他…他把…这把剑都给你了…”韩霄伸出手紧紧的握着剑,韩霄的血流了下来。
“殿下!”
“原来真的是我一厢情愿。”
“师姐,快住手啊!”月生赶紧跑了过来。
“你又何必如此。”方颜舒将剑扔在地上,其实她也不想伤韩霄的,可是只有这样,才能让韩霄心死,她才能离开,韩霄继续留在这里,对东长是一种伤害。
“殿下!”阿箩赶紧将衣角撕下来替韩霄包扎着。
常惜探了探脑袋,侧身看了看离殇,然后问了一句,“都这样子,他怎么都不显身啊!”
“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常惜回头看了看逐光和沙棠,两个人已经不见,他们倒跑得快,逐光和沙棠来到后山瀑布前,夏晚探出脑袋看了看,**赶紧将她拉了回来,因为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弟子。
“师弟,你就出境吧!”
“师兄,你要再不出来,苍梧殿怕是要废了。”
“殿下现在就是逼师弟出现!”
“你说你也是,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她,这能惹的吗?!”
“师兄!”沙棠提了一下声音。
夏晚拽着**赶紧往大殿跑了去,月生和青舒站在大殿外,听雨站在一侧,夏晚赶紧上前,就被听雨拦住了。
“听雨师兄,她是…殿下的朋友…”
夏晚才不管那些,拉着**就往里面进,然后看到离殇正在给韩霄包扎伤口,方颜舒跪在地上,旁边坐着一个白衣男子。
“菜菜,你手怎么了?!”
“不小心碰到的。”
夏晚赶紧靠在韩霄身边,凑近韩霄耳边说了一句话,韩霄看了看夏晚,夏晚点点头,韩霄扬了一下头,夏晚侧身看了看常惜,又看了看离殇,这两个人她没有见过,不过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修为不低,她也是根据穿着来判断的。
夏晚想了想,突然说道:“菜菜,大寒他们应该烤好鱼了,我们赶紧去吃吧!”
“好啊!”
夏晚扶着韩霄起身来。
“小舅舅,这里就交给你了。”
常惜扶了一下手,韩霄和夏晚走了出去,阿箩赶紧跟上。
常惜侧身看了看离殇,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离殇,你怎么看此事?!”
“她想引某些人现身罢了。”
方颜舒突然扶手行礼说道:“求上仙救救师父!”
离殇侧身看了看常惜。
“你师父他怎么了?!”
“掌门师叔走火入魔,险些伤了乐游山弟子,师伯和师叔只能将掌门封印在后山山谷,师父他是为了救掌门师叔才会回来的!”
“少先生走火入魔了?!”
“掌门师叔此前被大蛇控制意识,伤了不少弟子,师伯他…”
“方颜舒!”沙棠呵斥道。
“你再敢胡说八道,我便将你逐出山门!”
“上仙,他们想要掩护真相,想要师父来做这个替死鬼,可为什么是师父,掌门他走火入魔,为什么要师父来承担!”
“为什么!”方颜舒大声喊道。
离殇扶了一下手,方颜舒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