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宗門裡連我都是臥底笔趣-第七十三章青陽宗下了一盤大棋展示


宗門裡連我都是臥底
小說推薦宗門裡連我都是臥底宗门里连我都是卧底
“是你? ”
權 傾 天下
一群大佬儿们瞬间就认出了叶晓。
“你小子是新宗主?”十二爷惊讶的问道。
青阳宗的新任宗主,闲着没事跑到山下去拦人?
扯淡的吧!
你小子上来了,我们那些小辈呢?要说他们都被你打败了,那不可能!
你一个一重灵武者,除非用了大秘宝才能做到这一点。
可是刚才并没有强大的能量波……
难道……
这小子隐藏了修为?
“妙可!”
十二爷神色严肃的看向了依妙可。
你真的叛变了?
你往圣盗城传递的情报都是假的?
这个叶晓的修为肯定不止一重,应该是用大秘宝遮掩了境界。
那么,这个叶晓放纵一只狐狸挑衅众人,也是故意的了?
他想要激我们动手,好有借口一起拿下是吗?
“呼……”十二爷深吸了口气。
青阳宗这是孤注一掷了啊!
青阳宗布下了一个天大的局,下了一盘天大的棋!
冷静!
必须冷静!
不能给青阳宗出手的借口!
只要名不正言不顺,青阳宗就不敢出手。因为社稷学宫也派人来参加继任宗主大典了!
来人是忠义宫宫主云天下,最为看重道义的八重巅峰强者。
十二爷眼神闪烁……
与此同时,众多势力的强者全都在分析眼前的局势。
他们遇到了一样的遭遇,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分析出了一个大同小异的可怕结论。
他们各自隐蔽的使出眼神,看向自家势力派来的卧底……
结果看到了一群一脸懵逼的表情……
妹妹太爱我了怎么办
“呵,你们还挺会演的!”
“可不呗,卧底不会演戏,还当什么卧底?”
“宗门出了白眼狼啊!”
“这一次若能安全返回,一定要跟宗主汇报此事!”
“必须要冷静,绝对不能动手!”
“王爷……罢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刘天彻长叹一声。
他把自己代入进刘勋的位置,也分析出了这个结果。
可是所有的一切变故,全都是叶晓整出来的,他这个副宗主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
刘天彻又看向了萧美人和媚芙蓉。
以叶晓一个人的力量,干不出那么大的事,一定是这两个女人,联合叶晓暗中设的局,才让他这个老成持重的副宗主没有提前察觉。。
如今看来,唯有抓住依妙可嫁到大蜀帝国这件事,才能重新获得信任。
“不慌!”
“本宗还没到山重水尽的时候!”刘天彻暗自松了口气。
萧美人暗中看了媚芙蓉和刘天彻一眼
媚芙蓉整天睡美容觉,不足为惧,难道是刘天彻?
他在私底下跟叶晓接触了?
不愧是老成持重之人,她没有察觉到丝毫线索。
“接下来要更加谨慎,他们可能怀疑我的身份了。”萧美人暗中咬牙,“叶晓这孩子,现在也太难以琢磨了!”
媚芙蓉翻了个白眼,狠狠的瞪了萧美人一眼,又瞪了刘天彻一眼。
好啊!
这么大的安排,还瞒着我这个大长老,你们是怀疑我卧底的身份了吗?
不对啊!
我在青阳宗这些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去过。
魔宗派来一个人,我就吃掉一个人,怎么会被怀疑?
难道,魔主还派了别的卧底?
那个卧底露出了马脚,波及到我了?
“混蛋,魔宗全都是废物!”
一时之间,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却是暗流涌动,波涛汹涌。
“这是什么诡异的气氛?”叶晓有些疑惑。
三品废妻 小楼飞花
这群大佬儿受到了这么强烈的侮辱,还是被一只小狐狸给侮辱了,难道不应该面目狰狞……
怒气勃发……
杀机盎然……
怎么反而一副忌惮万分,小心翼翼,还神色慌张的样子?
他们看出了我随机应变的计划?
不就是一群老奸巨猾!
不但忍耐的毫无破绽,还能用演技迷惑别人。
看来没办法让所有人一起动手,然后三分钟之内解决问题了。
果然……对于突发奇想的计划,还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
“晚辈叶晓,见过诸位前辈!”叶晓对着众人拱手行礼。
行礼之后……
叶晓也不管这些人有什么反应,直接往正殿大厅的正中央,宗主大位的方向走去。
身在青阳宗,身边全都是卧底。
你们不但没人管我,甚至连典礼流程都不说。
是想看我出丑吧?
可是我一点也不尴尬,青阳宗宗主就要坐在宗主的位置上。
“噗!”
叶晓往大位上一坐,随手把小狐狸在咯吱窝里拽出来,放在了腿上。
“草,这小子太嚣张了!”十二爷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个小混蛋祸害了依妙可不说,还把他们十二个结义兄弟唯一的孙女,弄的背叛了圣盗城。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深仇大恨……
“社稷学宫的人到底来了没有?”十二爷强行压抑着愤怒。
“剑修凌潇潇,代表社稷学宫前来观礼!”凌潇潇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大殿。
“哼!”
小狐狸冷哼一声,不屑的把头扭到了一旁。
挺的再高有什么用?
叶晓喜欢叶纤纤那样的,人家才是青梅竹马……
在我们仙幻狐一族,都是以小巧精致为美。
你只是一个被叶晓欺骗了的,可怜的女人罢了!
“叶晓,你这个渣男!”
小狐狸突然扬起小脑袋,凶巴巴的瞪住了叶晓。
“啪!”
叶晓挥手一个脑瓜崩,“别抢戏,现在还不到你出场的时候!”
此时,在场的所有大佬儿都傻眼了。
云天下呢?
他前天晚上还在青魂山上牛逼哄哄……
怎么青阳宗的继任宗主大典都开始了,他却不见了?
一个小姑娘也能代表社稷学宫?
配送拥抱治疗法
“开什么种族玩笑?!”十二爷愤怒的说道。
“潇潇啊,这位前辈不相信你的身份。”叶晓翘起了二郎腿。
既然突发奇想的计划行不通,那么,就要在敌人内部进行拉拢分化。
跟凌潇潇表现的亲昵一些,可以给这些大佬儿一个错觉,有了错觉就会产生错误的判断!
连判断都错了,理所应当会露出巨大的、可以利用的破绽!
这些随机应变的反应,早就深深地刻在了叶晓的骨子里,随手即可拈来……
“我有社稷学宫的令牌,足以表明身份!”凌潇潇拿出了凌渊给他的令牌。
这枚令牌上环绕着一道强横的剑意,还散发着中正儒雅的文学之气。
这是社稷学宫,剑宫之主的令牌。
十二爷张开了嘴,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来把嘴巴闭上。
这小子跟社稷学宫什么关系?
难道……
青阳宗跟社稷学宫联手了?
还是暗中做了什么交易?
所以,社稷学宫要打破惯例,出手参与别人宗门内部的事情了?
“草,青阳宗的继任宗主大典,从头到尾就是个大阴谋!”
“啪!”
十二爷一屁股坐回了座位上。
爱咋咋地,老子忍了!
“幸亏还有后手,多亏了毅飞带回圣盗城的真情报啊!”
十二爷又看了依妙可一眼。
你就是背叛了圣盗城,可你还是大哥的孙女。
血脉是斩不断的!
之前的计划还算数!
不想这个小混蛋死,你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计划对你,对圣盗城,还有这个小混蛋都有好处!